希达

在两年内大概不会产粮(?),如果能挤出时间会写写日常吧?文笔流水严重,如果有小天使提出建议更好啦0.0
cp新快新 妮姬 嘉瑞嘉 深红 喻黄

【荣实】当乒乓球教室可以俯瞰整个篮球场

★第一次写荣实,半夜突然很想写就随便码出来了,没修改,大概过不久会删掉吧

★关于荣实,两个人的人物设定都相当不丰满,所以完全不知道怎么写qaq

★关于各个场馆的位置,可能有点难以理解,具体参照晒职文体一【不如说这篇除了晒职人以外很难看懂?除了场馆问题以外还有体育选修课这个真实的设定

★短,流水文笔。




“喂,你为什么不选篮球选修,第一志愿写了乒乓球?”

  荣誉看着面前明显带着不满神色、抱着篮球的实验,微微牵动嘴角,伸出手宠溺的摸了摸对方带着汗湿的毛,而后推了推反光的眼镜。

  “你觉得呢?”

  “……”

  面前的实验仿佛是验证了心下所想般的咬紧了唇,说不出话来。果然,荣誉是移情别恋了吧,是哪个乒乓球班的小妖精拐走了他吗?还是说我不够帅了,或者他的眼光高了?

  “笨蛋。”看到实验收到打击般的失落模样,荣誉感觉自己的无奈值快要达到顶峰了,“你看看乒乓球教室在哪。”

  “哈啊?”站在篮球场上的实验抬头看向二楼玻璃后的乒乓球教室,再看看自己的位置,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红了脸。

  “只有在乒乓球教室,我才能一直、一直能够看着你啊。”

★不知道为什么结尾的荣誉突然迷之病娇呢?总、总之希望有人能喜欢♥

飞机餐【新快 微快新】

被玩烂了也依然很想玩。

私设两人已经在一起。有ooc,慎入。

 

 

 

 

当黑羽被一阵香味唤醒时,他正靠在工藤新一的肩膀上睡得香甜。

  

飞机飞行时巨大的嗡嗡声笼罩在耳边,黑羽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身旁的工藤似乎察觉到他已经清醒,伸出手揉了揉他的乱毛,在他头顶轻声说:“快斗,起来吃饭。”

 

“唔……”还在和眼皮进行抗争的黑羽隐约看见面前自己和工藤的餐板已经放下,上面摆好了一托盘的飞机餐。在脑中都能回想起飞机餐味道的黑羽并没有任何胃口,眨了眨眼,睡意再次袭来。他顺从的让自己再次陷入黑暗,在工藤肩上换个更舒服的姿势,口中模糊不清的回答:“你先吃吧,我再睡一会儿……”

 

尽管离肩上的人那么近,工藤也没听清对方睡意朦胧之时口中的一串嘟哝。看他像是要再次睡去,工藤无奈的再次开口:“有哈根达斯吃,巧克力味的。”

 

“嗯嗯……”明显意识不清的怪盗并未听清工藤的话,下意识的用鼻音回应着。

 

对于自家怪盗一上飞机就开始困得不行呼呼大睡的行为,看了一路书的名侦探表示理解不能。略微思索了一下,工藤伸手拿过自家餐盘上的冰激凌,打开盖子,伸到黑羽面前。

 

黑羽的鼻翼动了动,眉毛一挑,身体微微用上了力,又在下一秒软下来。久坐而睡身体的虚弱仍让他难以轻易将自己说服起身。这时,他听到工藤凑在自己耳边说:“不吃的话,等会儿就化掉了。”

 

“好好……”快斗强忍困意撑开眼皮,将身体扶正,不受控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角挤出几滴泪。他揉了揉眼睛,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奇怪的是,刚才还完全驱散不去的困意在坐起几秒后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伸出手,想要拿过面前的冰激凌,却不料工藤毫不留情将手收回,一本正经对他说:“先吃饭。”说罢,另一只手拿走了黑羽桌上的那一份冰激凌。

 

黑羽翻了个白眼,拉长了声调:“名侦探——”

 

被呼唤的人不为所动。把两盒冰激凌放到远离怪盗的一侧后,撕开了自己的餐具包,“吃饭。”

 

黑羽扁着嘴,前倾身体,也撕开了自己的餐具包,手伸向主食前,他确认似的问了问身旁的人:“这里面是什么?”

 

“飞机餐能有什么?”工藤耸了耸肩,打开了他面前的番茄意面。

 

余光看到意面的黑羽放心的掰开了餐盒边缘。掀开盖子后,一滩不明混合物盖饭出现在他面前,同时,浓烈的鱼肉味扑面而来。

 

黑羽瞪大眼睛,深吸一口气,堵住自己即将出口的尖叫,下意识攥紧名侦探的手臂。在嘴唇颤抖的说不出话来后,他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工藤新一——”

 

“欸我不是跟空姐说了要两份意面的吗?怎么会变成鱼肉饭了?”尽管嘴上这么说着,工藤的脸上却满是笑意。

 

“混蛋啊啊啊!”黑羽使劲蹂躏着工藤手臂上为数不多的肉,“快把它拿走啊啊啊!!!”

 

“好好好。”工藤将黑羽的餐盘和自己的对换,然后拿起勺子开始吃鱼肉饭。

 

“混蛋不要在我面前吃鱼啊啊啊!”

 

 

 

 

 

 

“新一。”工藤转身,便被身旁人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将身体后倾,谁知对方不依不饶的将脸凑了上来,还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肩膀,将鼻息喷洒在他脸上。

 

“……怎么了?想吃冰激凌了?”

 

“嗯!”眨了眨大眼睛,已经把面前主食吃完的快斗百般期待的将眼神投向冰激凌的方向。

 

工藤在的目光扫过对方的餐盘,确认他已经吃完后,把属于他的那一份冰激凌还给他。

 

“嘿嘿。”快斗叼着勺子,接过冰激凌迫不及待打开吃了起来。看到怪盗脸上孩子一样的满足,工藤也不自觉露出几分笑意。

 

待黑羽将自己嘴边最后一点巧克力汁舔尽时,他意犹未尽的放下空盒和勺子。眼神无意识的向身旁扫去,发现对方正淡定的喝着咖啡,属于他的哈根达斯仍原封不动的放着。眼睛转了一圈,深知工藤癖好的黑羽计上心来,于是他凑到对方身边,说:

 

“名侦探,能不能……”

 

“快斗,我……”

 

相似的声线同时响起,也同时停下。略显尴尬的空气中快斗示意对方先说,于是工藤再次开了口,

 

“这盒冰激凌就给你吃吧。”工藤把自己那份哈根达斯递到快斗面前,眼神中透露着理所应当。

 

“新一不尝一尝吗?”虽然这也是自己的目的,但在伸手接过冰激凌前,黑羽还是犹豫的问了出来。

 

“不用了。我对甜食不感兴趣。”

 

快斗垂头丧气了两秒钟,接过冰激凌。拿起塑料勺往嘴里送了一口后,他边等待着口中的味道融化,边用勺子轻轻敲了敲嘴唇。

 

“新一,对你来说甜食就那么难吃吗……?”

 

“太甜的东西我并不喜欢。”

 

快斗点了点头,咬着勺子,突然露出一抹搞事的微笑。他又往口中投入一勺冰激凌,含着香甜模糊不清的说:“则是对你光才收走窝的冰激宁的层罚。”

 

“哈快斗你说什……唔!”

 

怪盗突然伸出手钩住工藤的脖子,直接将头撞了上去。狠狠撬开工藤的嘴唇,将自己口中的香甜缓缓渡到对方嘴里。甜味在两人口中蔓延,不安分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或许是因为冰激凌这种甜腻的气味攻击,让一向在接吻中占据主动权的工藤此时不得不将舌头收回,而快斗便乘胜追击,侵略起工藤的牙龈来。

 

“唔!”正当两人都沉溺于这个带着巧克力香甜的吻时,快斗的脸色却骤然一变,拧紧了眉,挣扎着将舌头收回,和工藤分开。

 

工藤懵逼的看着嘴角还流着巧克力汁的黑羽。对方低着头,不停地咳嗽,掩饰住自己红透的脸和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快斗,我……做错了什么吗?”

 

深呼吸了几秒之后,黑羽抬起头,带着货真价实的委屈朝着工藤喊道:“混蛋!你刚刚为什么要吃鱼肉饭!”

 

 

 

 

 

 

 

这一篇纯属我在从日本回来的航班上过于无聊而随手写的。

因为是便宜机票,所以飞机不提供任何餐饮服务,连水和毯子都要钱。而飞行的四个小时中刚好包括着某一餐正餐,上飞机之前太仓促没吃饭,只好在飞机上饿着肚子浮想联翩。

我在飞机上睡觉的时候就很奇怪,起床气比平时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在真正强撑着自己坐起来的时候就突然一阵清醒,有种再也不想睡的感觉,当然过了一会儿又躺回去了就是了……

想想以前出国的时候,飞机上就是有哈根达斯的,每一餐都会提供一小盒。我记得那时我吃的是芒果味的。当时两边的同学都感冒了,于是我就光荣的承担了吃掉我们仨的冰激凌的伟大任务(捂脸)。

 

大……大概是第一篇认真写的文,如果有人能忍受我的流水文笔看到这里,请接受我的笔芯~

 

【快斗生贺】今天是黑羽快斗的生日

  作为一个并不产粮、小学生文笔的人……写这短短的只是为了表达我对快斗超级无敌爆炸的喜欢wwwww!
  因为三次元事情很多,稿子也是突击出来的【被打
  很短很短……也是第一次写这种迷之风格,大家就当个笑话看着就好了,谢谢啦
  快斗生快!!!
  以下正文↓↓↓

  黑羽快斗早上被中森青子喊起床,昏昏欲睡中出了门,一脚踩在青子放在他家门口给他惊喜的生日蛋糕上。

  快斗被红子带到天台,红子准备把对他的占卜作为给他的生日礼物。然后红子发现,自己的记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白马放学把快斗约去甜品店,顺便套出今晚行动的相关信息。中途快斗被青子以“保护高血糖人士”为由拉走。

  快斗变装成警卫,看着中森警官和铃木老头得意的哈哈大笑,不禁也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伸出手手拉拉帽檐。结果用力过猛,拉下帽子,半个脸的伪装都被带着撕掉了。

  快斗得手,在天台看到了久违的名侦探工藤新一。快斗把宝石抛给名侦探,然后对方完美的错过了抛向他的宝石的抛物线。

  工藤新一吞吞吐吐地对快斗说着生日快乐,然后搂过他的头吻了上去。一吻完毕,惊恐惊吓惊喜的快斗以最快的速度张开滑翔翼逃离,临走前红着脸在天台留下一块小蛋糕。

















  (工藤新一表示,不喜甜并不是我不吃这块小蛋糕的原因,只是这块蛋糕,闻起来有一股大地的味道。)

End.

日常•贰

   先介绍一下,老Y是一个充满着少女心的男同学。明明长得还算man,体育也不错,非常黑,但总是面不改色地坐到一群妹子中间一起吃饭,或是和他们组的妹子们打的火热(误)。
  我们班有一次出去活动,晚上妹子们和老Y在一起玩狼人杀。第二天我妈问我:“为什么老Y会和你们女孩子一起玩啊?为什么你们会让他加入你们啊?”
  我想了想,回答:“因为都没把老Y当男生看。”
  ……
  事情发生在某天晚自习,老Y在教室插座颓完机回到座位时发现自己桌上多了一碗未拆封的泡面。
  老Y茫然。拿起泡面问同桌妹子小Q以及后桌老J:“这是谁的啊?”
  小Q因为老Y晚自习一边做题一边五音不全地唱《不怕不怕》的行为,非常想打爆他的狗头(小Q原话)。而老J抬头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于是老Y举起泡面大声问:“谁的泡面——”
  并没有人理他。
  于是少女心爆棚的老Y开始思考,这泡面突然出现在自己桌面究竟是道德的……啊不对。既然这泡面并不是别人的,那这是别人偷偷送给自己的?
  掰指一算,最近既不是自己的生日也不是什么节日,难道是什么谢礼或者……表白???
  想想也知道不可能啊。那……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某个人送给自己的谢礼?
  希达看见本来还在深思熟虑的老Y点了点头,十分有自信的站起来,按了按手指,发出嘎吱的声响,接着对(并不存在的)围观群众说:“我知道是谁送给我的泡面了。”
  老J头也不抬接了下去:“谁啊?”
  老Y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自信,伸出一只手指:“一定是某某社团负责人送给我的谢礼!”
  希达想了想,噢,好像老Y前段时间刚刚帮一个社团剪了他们的比赛宣传视频,他这么想好像也说的通。
  接着老Y就收到了来自老J“你傻吗”的眼神:“你见过哪个社团感谢别人送泡面的?”
  老Y深表同意,于是他坐回椅子上认真思考。
  ——第二节晚自习过去了——
  老Y再次信心满满地说:“我知道是谁送给我的了。肯定是活动的时候和我搭对的那个学姐送的。”
  “送泡面?那泡面学姐还真有个性啊。”老J无语。
  “只有她了,肯定是她送的!”老Y决定发微信道个谢。

  坐在老Y一组后面的我们组从作业中抬起头来,看着老Y满脸开心地端着泡面,还说着什么“泡面学姐”。
  “老Y你那个泡面……?”老胡问。
  “是他的泡面学姐送给他的。”老J代替回答。
  “泡面学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被戳到哪个笑点的老胡突然爆笑了起来。
  我们看了看泡面,于是整组人(除了一脸茫然的老i)一起爆笑。

  ——三天前——
  晚自习铃打响后,老B才气喘吁吁地瘫到座位上。
  老胡转身:“吃饭没?”
  “没有。”老B掏出一盒泡面,“等会儿出去吃。”
  ——“等会儿”后
  “诶这题有意思啊,我看看……”沉迷数学无法自拔的老B完全把吃晚饭的事情忘在了一边,准备提醒他吃饭的希达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好像也不会写这道题耶,不如等他写出来抄他的吧嗯。
  ……于是老B那天光荣地没吃晚饭,那碗并没有被拆掉的泡面就这么被冷落在了他桌上。
  ——一天后
  “老B你昨天的泡面怎么还没吃。”
  “唉呀懒得吃了。”
  ——两天后
  “老B你的泡面。”
  “不想吃不想吃!”
  ——三天后
  “唉呀这个泡面好烦啊占桌子。”
  “那你把它吃掉咯!”
  “不要!”
  “你不要给我。”老胡转头,抢走泡面。
  “你要就给你咯!”
  过了一会儿,只看到老胡把泡面给了老胡前的老J,然后老J把它放到了老Y的桌子上。

  直到现在,老Y还是不知道他的泡面学姐是谁。

  btw,老B×老Y也是我曾经站过的一对。

  惯例人物介绍。
  老Y♂:黑矮矬。
  老J♂:普通话各种读错的好妹妹
  小Q♀:纯真可爱的好孩子【如果不是和一些老司机比如希达在一个宿舍的话她现在应该还是纯洁的

#组内开车日常

  语文老师:“接下来组内讨论。”
  老B:“又到了组内讨论的时候了。”
  老胡:“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
  希达+老S:……
  老B:“问题是什么?”
  希达+老胡+老S:一脸懵逼。
  老i:“问题是,为什么这篇文章叫廉颇蔺相如列传,廉颇在蔺相如前,但是主要写的是蔺相如呢?”
  老胡:“因为他们是cp啊!”
  希达:“因为廉颇是攻啊!”
  您的好友【老S】对玩家【希达】使出必杀技:一击白眼。
  老i:“诶等等,上次老S在做地理五三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基辅造船厂是在个国家啊,翻译这么神奇。”
  希达:“基辅……欧洲吗?”
  老B:“基辅造船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S:“不知道诶……”伸手去掏地理五三。
  过了一会儿,老S:“在乌克兰。”
  希达:“那也没差多远啊!”
  语文老师:“好了,转回来吧孩子们。”
  希达:等等我们刚刚有讨论吗??老师提问怎么办??
  语文老师:“来请老i同学给我们分享一下。”
  老i站起,仿佛我们刚刚真的讨论过一样说出了完美的回答。
  希达:为什么我要在这么可怕的小组里啊/再见

一句话介绍
老胡♂:存在即是笑点
老S♀:热爱学习日语的打轴大佬
老B♂:装逼不止的文艺(并不)好骚年
老i♀:养着组里五个宝宝的妈妈